阜陽論壇

 找回密碼
 快速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查看: 4733|回復: 2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網絡轉載] 太和縣公管局招標代理混亂 龍建輝局長為何不作為

[復制鏈接]

111

主題

118

帖子

1733

積分

企業老板

積分
1733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8-7-10 00:44:37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公開招標,曾經被官方和媒體解讀為反腐的有力措施,諸不知這種貌似公正公開的招標到了一些權力擁有者手里就完全失去了招標的意義,反而成為瘋狂貪腐的遮羞布,在公開招標的幌子背后,是權貴們喪心病狂的斂財手法!
" R1 D) U5 \* w$ _1 O. w. J1 a" j" C2 t$ E1 ~3 h2 j3 B2 R. L
   阜陽太和縣公共資源交易監督管理局2014年12月掛牌成立,開始是局長徐偉自己負責這項業務,業主代表找徐偉抽取代理公司,抽取過程只有業主代表和徐偉知道,有阜陽本地代理公司和財政局的領導抱怨稱“阜陽本地的代理公司沒活兒干,抽到的都是大城市頭銜的代理公司,早晚要出事”。我問代理公司為什么會這樣,他說“這是你們局長搞的,你懂的!我們也不打算在太和做了,在太和攬業務付出的成本太高”!其實我不懂,直到2016年4月20日因提建議被徐偉局長毆打致傷,我都不知道他是怎樣抽取招標代理公司的。另一家代理公司稱,徐偉告訴他太和是在阜陽市經備案的代理公司名單庫中優選了十幾家進行抽取,曾信誓旦旦表示公平公正,然而長期以來,我局無人對其進行考察評定,它也從未被抽中。“徐偉打人案”案發前,從鄉鎮里調來一個人,他就是在徐偉打人案中替徐偉作偽證、使局長徐偉逍遙法外的趙剛。趙剛為徐偉“立功”之后,不但順利入了黨,徐偉還把抽取招標代理公司的重任交給趙剛。那時已有財政、紀檢等監督人員和專門的抽取室,有一次,我對神秘的抽取室感到好奇,進去看了一下,趙剛警惕地給徐偉打電話“報警”。聽在場的人說是在15家中進行抽取,這也和徐偉對外宣稱的一致,也與在場業主謄寫的入圍代理公司家數一致,而我發現箱子里的乒乓球是20個,我趴在箱子口重新數了一遍之后,問趙剛怎么回事,他匆忙驅逐我并稱“這不是你該操心的事兒”。事后,徐偉說“在15家中抽取,肯定是15個球”卻拒絕到抽取室驗證球數。多出來的那5個球是用來重復的?以便提升某幾家的抽中幾率?這其中的貓膩早有耳聞,我親眼所見后更感到吃驚。0 K* }& a' O/ w* u6 Q" _% c0 g
2 ~, r6 A/ g  j8 Y) j/ R
   2017年8月下旬,徐偉被調離,新任龍建輝局長到任,他剛到任即開始研究代理公司花名冊并告訴我,他要把之前做的不好的一個一個刪選掉。顯然,他很關心招標代理公司抽取事宜。11月7日下午,宮集鎮領導和縣二職高領導來我局抽取代理公司,我到抽取室監督,根據抽取規則,有20家可進入抽取范圍,業主代表先在阜陽市公布的88家名單中抽取10家,再有我局人員抽取10家,不過,業主代表的抽取自由受限制,比如,業主正要勾選名單末尾處的代理公司,被趙剛制止,趙剛稱“后邊那幾家曾抽中不來,不能選他們”,對此,有些代理公司和業主都有意見(事后經采訪得知),認為趙剛此舉明顯干擾業主的自由選擇權;而我局人員抽取10家,里邊的故事比較多。我原以為也是在88家中自由選取,躍躍欲試,趙剛搶先從業主手中截走代理公司花名冊,稱“能讓你監督已經不錯了”!我致電龍建輝稱,如果自由選取10家,長期讓趙剛操作容易導致權力尋租。龍局長稱有10家是我局經過綜合評定、研究確定好的信得過的代理公司。隨后龍建輝又補充說除了10家的優選名單,還有一個20家的大名單,前者是在后者的基礎上優選出來的(有錄音)。抽取現場趙剛有權力決定哪家可以入圍,入圍之后才可能在乒乓球抽取環節被選中。抽中后,趙剛用手機通知代理公司。我局參與抽取不合適,對代理公司進行所謂的綜合評定處于保密狀態,更不合適!當我向龍建輝要代理公司優選名單時,他竟改口說不知道這個名單,是讓他們弄的,說他當時忙于政府會議,壓根沒辦法把關。龍建輝說他也不敢向趙剛要這個名單,他說在調查清楚前不敢驚動趙剛。沒人把關就敢讓趙剛隨意決定哪家代理公司可以入圍,誰賦予龍建輝這么大的權力?!這種權力是否合法?這容易導致權力尋租。在場監督人員對此無從監督,我的監督只能是個擺設,外單位的監督員更不知道趙剛的抽取規則和內定的優選名單,趙剛的權力自由極易滋生腐敗。趙剛是在替徐偉作偽證后才得以接觸代理公司的抽取并拿到了局長辦公室的鑰匙,本來就有交易。趙剛一旦擁有決定某家代理公司是否入圍的權力,利益輸送很難避免,這種游戲規則很可怕!張寶作為副局長曾因侮辱他人被公安機關處罰,趙剛作為屢次違法者無權在張寶個人安排下代表我局抽取代理公司。龍建輝辯稱將于11月8日上午由全局人員重新討論研究出新的優選名單,說目前的名單也用不了幾次了,隨后又改口稱以后再說(有錄音)——既然改革還需時日,優選名單應該亮出來,評定標準也不能是個謎!龍建輝反問我“以前不是這樣操作好久了嗎”?!龍建輝的意思是“積非成是”嗎?他的話究竟是何邏輯?借用白巖松常說的一句話“他腦子進水了嗎?沒有!”如此內定代理公司,許多代理公司稱前所未聞。趙剛用私人手機通知也容易導致利益輸送。法治社會,對于重大事項更應讓法規科把關,而龍建輝繞來繞去,完全不講道理,逼得法規科報警求助。11月13日下午,我再次追問代理公司抽取事宜,龍建輝又否認有內定的代理公司優選名單,稱趙剛是在88家中任意抽取。我問他趙剛以什么標準選取10家代理公司入圍,他顧左右而言他,說不清楚。
" @" N5 d5 v% F% ^( T( K8 |- c
  o% Z  \6 G( c/ V+ }      趙剛作為辦公室人員,主業應為內勤,其工作職責不包括抽取代理公司,徐偉在“局長打人案和趙剛提供虛假證言案”案發后,把衣缽傳給趙剛,還對外嚴防死守,本來就有交易。龍建輝局長說他到任不夠一年就調整局內的崗位設置很不科學,說縣領導也是這個意思。但不調整崗位,不意味著可以延續徐偉任期內明顯錯誤的做法。何況,代理公司抽取業務也不屬于綜合辦公室的工作內容。龍建輝到任前,我曾向丁縣長匯報代理公司抽取亂象,丁縣長說這些都可以對新局長提,顯然縣領導希望龍建輝在問題面前立行立改,不要回避監督。而龍建輝則十分排斥不同意見,對我的監督十分反感。我在抽取現場的監督只能是個擺設,龍建輝說,這是因為法規科的監督本來就不能是正式監督。難道他給我的監督權是業余的?!龍建輝處于領導崗位,講話卻毫無邏輯,他自相矛盾、邏輯混亂的背后究竟隱藏著什么?我說不能無視問題的存在,他怒吼“以前已經這么干了好久,你到現在才提意見沒用”,他的意思是“虱多不癢”嗎?龍建輝總忘記他自己說過的話和聽到的忠告,比如11月7日,他在警察的執法記錄儀下承認有優選名單并承諾幾天后拿出妥善的抽取方案,現在又變得遙遙無期了。龍建輝說準備將來通過招標公選一批代理公司,但誰也不會默許他在改革之前,繼續這種明顯違規的抽取代理公司方式!十九大報告提出“要堅決破除一切頑瘴痼疾”,龍建輝卻總是重復“以前不是這樣操作好久了嗎”。他滿嘴謊言,撒謊還常常是幾個版本換著來。這樣的人撒謊必然會伴有“指鹿為馬、顛倒黑白”等并發癥,我怎么指望他判斷是非、發揮正能量?!面對法規科的監督,他先是蠻不講理,進而勃然大怒,嚷嚷著要趙剛查證一下我的出勤率,大有置之死地而后快的架勢。龍建輝到任前,我局發生幾起傷人案,龍到任后,我養傷、住院用了一些時間。我被局領導和趙剛打傷氣病,其實,早該去大醫院住院治傷,只是因暴力團伙不出錢導致我欠債累累、無錢醫治。如今亟需醫療費、住院費等各項費用,而加害人不但毫發無損,一毛不拔,還掌控者不該掌控的權力!
0 x( z, V" n5 ]: d3 g  L: g- p
4 _3 `: a! c$ c7 T: _+ l/ V      11月9日下午,全局人員在會議室召開整改會議,整改會議是暴露問題最多、最需要集思廣益的會議,卻對我保密。直到我意外發現才被允許坐下來看文件、提意見,我瀏覽了一下文件材料,發現“加強對代理公司的管理”、“整頓項目復評亂象”、“杜絕先施工后招標問題”等問題都是亟需法規科關注的。大概文件看了一半,龍建輝對大家說“我們是否可以瞞著上邊把時間報得靠前一點,盡管無法按期完成”,張寶隨即暗示龍建輝我是外人,稱文件材料不管向外擴散,鄰座隨即從我手中奪走文件。龍建輝局長則下令驅逐我。普通文件瞬間成為他們口中的保密文件。當時的場面極具視覺沖擊力。我質問龍建輝,如此毫無原則地受制于張寶,還有什么公信力可言,他說整改會議和法規科無關卻拒絕說出正當理由。張寶因侮辱他人被處罰后,不道歉不賠償,反而更加放肆,而龍建輝受制于張寶,這種搭配很令人擔憂。更恐怖的是網上的詛咒,我10月12日外出,10月14日即有人分別在新浪博客和百度貼吧等網站注冊極為血腥驚悚的網名用來發表咒語,瘋狂地辱罵、恐嚇,還發了幾百個4(死的諧音),其中提到我被趙剛和徐偉打傷和我的出行事宜,而知道我外出的太和人只有我局人員,因對方猖狂危險,我已向公安局申請預警。其實這種威脅,在徐偉打人案發生前就開始出現,出現多次網絡、電話恐嚇,我也因此報過警。趙剛在天涯社區以“誅殺chusheng”為網名信口雌黃、污言穢語,殺氣騰騰,被識破身份后還責怪天涯網泄露其身份信息并申請注銷了其非法賬號;后來的趙剛打人案也是因其網絡咒罵(污言穢語和咒語)引發的。張寶不但曾逼我發毒誓血誓(諸如“出門被車撞死”),還曾以開批斗會的方式逼我用漏電水壺(已經因漏電被燒焦底蓋的水壺)。當時(一年前)徐偉也極力勸我繼續用漏電水壺,稱張寶臉色不好,不敢給我配備新水壺。我拒絕用漏電水壺并建議徐偉自己用,于是漏電水壺長期像擺設一樣放在局長辦公室,徐偉離開時沒做好交接,導致新局長燒水時發生短路。真是太驚險了!  G; q3 k: `( F# b0 v9 U) J1 @

4 v8 u! X+ R( ]" D( R! [+ g+ ]1 P: A      十九大之后,領導要有新作為,加強事中監管,而不能用一句“出了問題我負責”來擺官架子。誠信建設是招投標管理的重頭戲,打鐵必須自身硬,希望龍建輝坐言起行,少說一些謊話。局長的威信不是靠權力賦予的,需要靠自己的品行和能力來換取。龍建輝到任前,我局案件多發,受害者遭受的精神和身心痛苦巨大。其中徐偉局長打人案發生在法規科辦公室,副局長張寶侮辱他人案發生在走廊里,趙剛打人案也是發生在辦公室。如今網上再次出現恐嚇語言和咒語,而且每次都是發帖當天臨時注冊的專用侵權工具。安全保障是須臾不能放松的事情。民警提醒受害者在法規科辦公室安裝監控設備,但龍建輝對此要求很反感并嚴詞拒絕。龍建輝到任沒幾天就極力勸我調到公安局,稱讀過公安大學沒必要干招投標。龍建輝不顧我的態度,反復游說,稱公安局工資高并拿剛調到公安局的原紀委常委為例子剖析工資待遇的差別,甚至愿為受害者的調動奔波找人。看來龍建輝人脈很廣,如果他是出于保護受害者,尚可理解,如果是出于其他考慮就令人費解了!他到任伊始的態度為其后續表現埋下了伏筆。
: Y2 ^; z; ?0 F/ N* ^
/ i& E5 T7 p8 A4 G& K. Y      龍建輝局長習慣了打官腔,比如招標代理抽取事宜,明明問題嚴重卻極力掩蓋。11月3日龍建輝無事生非,我被迫報警求助,110 讓打政府熱線,政府熱線說該找紀委反映。11月7日兩次要奪我的手機未果,公安局對此也有記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抵制利益集團,要健全依法決策機制,構建決策科學、監督有力的權力運行機制。決不允許逐利違法。有權不可任性,有權不能一手遮天,工作上應去除權力尋租空間。在安撫受害者方面,應拿出誠意。而今,不但文件、會議、工作群對我保密,連單位的wifi密碼都是對我保密的。甚至有投標人因廢標事宜起訴我局,我(法規科)都不知情。還是這家投標人在涉案項目重新開標時,發函申請徐偉等人回避時,我才知道我們單位成了被告。于公于私,我懇請上級領導重新調整領導班子,目前的局領導班子,正能量不足,而且對我存在明顯虐待行為。
! C) G9 c! U. {: l6 B8 {8 c. @* `' @  A/ x
      據代理公司抱怨和知情人爆料:太和的特邀監督員制度加重了代理公司的負擔,表面上好像我局人員不再參與監督,事實上經常去,間隔著去,不一定是開標時間去,尤其是飯點(代理公司到飯店安排飯是慣例),代理公司需要付出的費用不會少,甚至還有捎帶。知情人稱,局長雖然不去吃,但……。甚至有代理直呼不堪重負,因為它被安排做的都是小項目。龍建輝稱,他到任一年內不宜有大動作,但他應該清楚更換局長的目的是什么。不需要改革,要他來干什么?面對明顯存在的問題,難道要行動遲緩到一年后才能覺悟?工作棚架、鴕鳥心態的背后隱藏著什么?老調重彈的利益輸送會否有所延伸?有道是法網恢恢疏而不漏,請切記!3 q- a! B: |) Z4 ~. W4 s) l. w3 p5 B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 微信微信
收藏收藏 轉播轉播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支持支持 反對反對

74

主題

81

帖子

1387

積分

企業老板

積分
1387
沙發
發表于 2018-7-10 16:46:08 | 只看該作者
太和龍建輝局長官架子很大的,身為太和人對此了解一二,唉,投標這塊已經成為潛規則,里面有幾個干凈的,縣紀委都不管估計得弄到省里才會有下文吧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38

主題

41

帖子

768

積分

企業老板

積分
768
板凳
發表于 2018-7-10 16:48:56 | 只看該作者
縣里的小蛀蟲也得好好管管啦,都是代理公司給慣壞了,龍局長不作為可能是等待時機或乃一丘之貉。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快速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手機登陸|小黑屋|靜態頁面|阜陽論壇 ( 皖ICP備14023553號 )

GMT+8, 2019-7-1 16:1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意甲球队队徽